贾迎春:注定的人生结局,每一步都是死棋_绍祖

贾迎春:注定的人生结局,每一步都是死棋_绍祖
原标题:贾迎春:注定的人生结局,每一步都是死棋 红楼梦里,贾迎春是贾府二小姐,荣国府长房贾赦之女。贾府四春中,迎春和探春同是庶出的小姐,但却有着截然不同的人生,这些与迎春懦弱的性格有很大关系。 我们今天从迎春的判词,来浅析她可怜而短暂的一生。 后面忽见画着个恶狼,追扑一美女,欲啖之意。其书云:子系中山狼,得志便猖狂。金闺花柳质,一载赴黄粱。 迎春判词这页的画中,有个恶狼,追扑一美女,这个饿狼显然是孙绍祖,而美女则是贾迎春。这幅画暗示了迎春最终嫁给孙绍祖,被其折辱蹂躏致死的结局。 再来看判词第一句,子系中山狼。曹公在这里用了一语双关,这句话既可以看成是对孙绍祖的质问,意即你这个忘恩负义之人。子系二字又用了拆字法,两个字组成了一个孙字,暗示孙绍祖就是这个中山狼。 中山狼的典故,想必多人都知道,这个典故说的是春秋时期,晋国大夫赵简子在中山狩猎,追赶一只狼。狼遇到东郭先生,请求保护,并说事后会报答。东郭先生帮助了狼,后来狼却扑向东郭先生。 从这个故事可知,这只狼不仅没有知恩图报,反而是忘恩负义,对曾帮助过它的恩人下手,实在是无耻至极。曹公把孙绍祖比作中山狼,恰如其分。 贾赦将迎春许给孙家时,原文对孙家和贾家的关系,有一段介绍:(孙家)当年不过是彼祖希慕荣宁之势,有不能了结之事才拜在门下的,并非诗礼名族之裔。由此可知,这孙家当年与贾府结交,并非出自真心,而是依仗贾府权势,解决自己无法了结之事。 这样的关系,自然不会长久,更不会真的亲近,不过就是你有权有势我依附你,你若失势败落,我就不会再把你放在眼里。因此引出了迎春判词的第二句:得志便猖狂。 我们知道,贾府到了宝玉这一代,已经逐渐没落,到迎春出嫁时,就更是日薄西山,贾赦因为欠了孙绍祖五千两银子(这个当初为了几把扇子都能一掷千金的大老爷,如今也拿不出银子了。)只好将亲女抵卖。 而孙家呢?则是“家质饶富,现在兵部候缺题升。”也就是说,在贾府走下坡路的时候,孙家却在步步高升,加上孙绍祖“生得相貌魁梧,体格健壮,弓马娴熟,应酬权变,年纪未满三十”所以被贾赦看上。 说白了,贾赦看上的未必是孙绍祖其人,而是其家族权势在不断上升,且本身有欠着孙家银子,因此有示好巴结之意,一如当日贾府权势鼎盛时期孙家的巴结和依附。果然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,风水轮流转。 孙家不仅得势,孙绍祖又是个好色无耻之徒,家里的媳妇丫头都不放过。而迎春在家时便是个针扎一下都不知道哎呦一生的懦弱小姐,可以想象,她如果嫁给孙绍祖,会面临什么样的结局。 迎春虽说是庶出,但也是贾府的千金小姐,是贵妃元春的妹妹,是“金闺花柳质”,她第一次出场时,曹公这么介绍她:肌肤微丰,合中身材,腮凝新荔,鼻腻鹅脂,温柔沉默,观之可亲。 谁能想到,就是这样一位貌美如花,性格温顺的千金小姐,嫁给孙绍祖不久,便“一载赴黄粱”。也许连一年的时间都没有,甚至如黄粱一梦般短暂。 孙绍祖之祖当年曾仰仗贾府权势庇护,解决无法了结的问题,但没想到这是一只喂不熟的狼,就像农夫与蛇的故事一样,它一旦得势,最先伤害的便是救命恩人。 从孙绍祖对迎春的虐待,完全不顾贾家昔日对孙家的帮助可知,这是个典型的忘恩负义且反咬一口之人,贾府最终败落被抄没之时,也难保他不落井下石。 贾政虽然不免有些迂腐,但看人却还是很准的,他认为孙家“并非诗礼名族之裔”,因此“深恶孙家”,而贾赦无论是作为大老爷,还是作为大哥,显然都是不合格的。 贾政劝谏贾赦不要将迎春许与孙家,既是对迎春婚事的关心,对侄女的疼爱,更多的想必还是,他不想因此与孙家结亲,也许他已预感到孙家早晚会坏事。 像贾雨村这样的奸雄,虽然也是忘恩负义之徒,他为了前程对恩人之女见死不救,但他至少没有像孙绍祖这般无耻恶劣,且他怎么说,曾经也是个饱读诗书,有抱负之人,因此贾政喜欢。 而孙绍祖可能完全就是个一字不识的大老粗,是个专会用武力解决问题的武夫,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惹出无法收拾的乱子来。 可怜的迎春,自己的命运全不由自己做主,即便是婚后回娘家哭诉,娘家人对已嫁为人妇的她,最多也不过是跟着伤感一回,无人能真正帮她,她的人生如一盘早已注定的死棋,走出的每一步都是深渊,等待她的,只有死亡。 作者:夕四少,为你讲述不一样的名著故事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Add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